杨紫遗憾没到白玉兰现场

发布时间: 2024-07-20 22:54:36
110
81

来源:智能相对论(aixdlun)作者:王伊诗近日,有一个视频在养宠圈中广泛流传,引无数养宠人士潸然泪下。视频的主角是动物行为专家HeidiWright和一只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导盲犬,HeidiWright以她的能力为媒介,将导 ...

【文/观察者网 齐倩】卡斯帕·格罗斯来自德国,2022年俄乌冲突后,加入了一支由美国人领导的乌克兰国际雇佣兵编队“精选连队”(Chosen Company)。经历一年多战争后,7月初,格罗斯向美媒《纽约时报》吐露心声:在目睹和听闻多起俄罗斯战俘遭虐杀后,他一直感到难过、烦恼,已经无法保持沉默。

采访期间,格罗斯向《纽约时报》谈起了一件让他至今难忘的事情。

去年8月,在乌克兰东部结束一场战斗的数小时后,格罗斯和他“精选连队”的战友们看见了一名俄罗斯士兵向他们寻求帮助。这名士兵受伤了、手无寸铁,在爬过一条几乎被毁坏的战壕后,使用俄语和蹩脚的英语喊着“救命”、“投降”,请求医疗救治。

据作为医务人员的格罗斯描述,当时天色已晚,他的一名战友开始寻找绷带,准备提供帮助。但就在那时,一名代号“宙斯”的希腊士兵一瘸一拐地走过去,向这名手无寸铁的俄罗斯士兵的躯干开了一枪;随后,另一名代号“哥萨克”的美国士兵,朝着尚有呼吸的俄罗斯士兵的头部,“直接开了一枪”。

他补充称,事后,“宙斯”一直在吹嘘自己杀死俄罗斯战俘的行为,吹嘘了“千百遍”。

格罗斯说,这件毫无根据的杀戮事件困扰了他很久。他一度感到非常难过,因此还向指挥官质问。虽然作为士兵,公开谈论战场行为非常不寻常,但他表示自己太烦恼了,以至于无法保持沉默。

德国雇佣兵、“精选连队”成员卡斯帕·格罗斯 《纽约时报》(下同)

报道称,格罗斯的目击证词是这起战壕杀戮事件的唯一可用证据。但他对其他事件的描述得到了当时的笔记、视频片段和部队成员短信的支持,并通过了《纽约时报》的自行审查。

据介绍,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,乌克兰军方招募了大批国际雇佣兵,“精选连队”就是多个雇佣兵连队之一。“精选连队”由来自十几个国家的约60名士兵组成,隶属于乌克兰第59独立摩托化步兵旅,指挥官为美国前国民警卫队成员。

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格罗斯口述的战壕杀戮事件,只是“精选连队”令人不安的数起杀戮事件之一。

第二起事件发生在去年8月23日,当时,“精选连队”执行了旨在将俄军赶出乌东部城镇佩尔沃迈斯克南部战壕的“铲子任务”。《纽约时报》查看的视频片段显示,代号为“宙斯”的希腊士兵,向一名举起双手投降的俄罗斯士兵投掷手榴弹,并将其击毙。

乌军方发布了这段视频,剪掉了俄士兵投降的画面。但视频显示,这名俄罗斯士兵手无寸铁。

第三起事件发生在近两个月后。去年10月中旬,大约十几名“精选连队”成员再次被召集到佩尔沃迈斯克周围地区,以阻止俄罗斯攻势。当时,连队的群聊短信显示,成员们吹嘘他们杀死了俄罗斯战俘,其中同样包括代号“宙斯”的希腊人。

在当天的任务中,代号“安多克”的士兵担任指挥。“安可多”在短信中表示,杀害战俘的责任不在“宙斯”,他会承担责任,“如果有任何关于指控战俘的消息传出,那都是我下令的”。不过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“安可多”改口说,他当时只是在开玩笑。

代号为“宙斯”的希腊士兵是这三起事件的中心人物——他向战壕中的受伤俄兵开枪、向手无寸铁的投降俄兵投掷手榴弹、还在群聊短信中吹嘘自己杀死了俄罗斯战俘。他没有回应置评请求。

格罗斯的日记截图

根据《日内瓦公约》,不实际参加战事之人员,包括放下武器之武装部队人员及因病、伤、拘留、或其他原因而失去战斗力之人员在内,在一切情况下应予以人道待遇,不得基于种族、肤色、宗教或信仰、性别、出身或财力或其他类似标准而有所歧视。

杀害战俘的行为涉嫌战争罪。在此之前,乌克兰方面一再指出,俄罗斯军队杀害手无寸铁的、投降的乌克兰士兵,并控诉莫斯科不遵守《日内瓦公约》。

对于上述三起杀戮战俘事件,“精选连队”的指挥官、前美国爱荷华州国民警卫队队员瑞安·奥利里表示,“宙斯”不想发言。在一次采访中,奥利里否认成员犯下战争罪。他说,他的士兵们杀死了“有反击能力的人”,并辩称短信“主要是发泄情绪”。

然而,同样来自美国的“精选连队”前成员本杰明·里德却不以为然。他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他“在各种行动中,听到了无数关于处决战俘的谈话”。里德透露,就连部队招募员都告诉他,“如果战俘不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投降,那么就可以杀死他们”。

美国雇佣兵、“精选连队”前成员 本杰明·里德

早在今年2月,美国智库“威尔逊中心”曾批评乌克兰军队内部存在“侵犯人权”的问题。

美国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、前美国空军律师雷切尔·范兰丁汉姆表示,在美军中,无论情况如何,只要有视频显示一名投降士兵被杀害,就会立即展开调查。她质疑乌军内部缺少问责机制:“未能进行调查,比事件本身更令人不安,缺乏问责制源于缺乏调查。”

《纽约时报》提及,虽然美国雇佣兵参与乌克兰战争没有得到政府支持,但美国司法部也可以进行调查,因为“精选连队”的指挥官奥利里及多名成员都是美国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《纽约时报》参与调查和采访后不久,奥利里发誓要查出“内鬼”。他向“精选连队”成员们发出警告:“记者提到的一些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。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抓住内鬼。”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看帖是喜欢,评论才是真爱:

全部回复(1)

我要评论